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导航| 产业分析| 光伏政策| 人物访谈| 光伏项目| 光伏企业| 招标采购| 技术跟踪| 光伏会展| 光伏百科| 财经报告| 企业动态| 光伏材料| 电池组件

您的位置:主页 > 光伏评论 >

光伏“双反”反出一个中国加工全球化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6-11-06 14:01

光伏“双反”反出一个中国加工全球化

  到10月19日,由Solar World牵头掀起的对中国光伏产品出口欧美的“双反”就满五周年了。Solar World等要求美国政府“征收超过10亿美元的关税”,曾对年轻的中国光伏加工业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对于这场“双反”,老红从未认真研究过,这既是因为缺少国际贸易知识,更是因为坚信一般的贸易保护手段是阻挡不了中国光伏加工产品走向世界的。这是基于:中国光伏加工业从一生下来就是国际化的,具有国际化基因;中国光伏加工业那时就已经具备全球最强大的生产能力,只要有市场需求就有这种生产能力存在的价值。

  对于这场“双反”,那时最不喜欢看的文字就是突出强调代表着美国绝大多数太阳能企业利益的“低价太阳能联盟”要求撤销“双反”,因为这不过是一些人的美好愿望而已。改革开放的几十年中,中国其他加工业还没有把发达国家的加工业怎么着,就已经面临无数次的“双反”,而这次中国光伏加工业已经把发达国家打的没有了生存的空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所以“双反”一定是在劫难逃。

  对于这场“双反”,唯一没有想到是,五年后竟然反出了一个中国光伏加工全球化的结果。

  “双反”反出一个中国光伏加工全球化结果

  开始,这种全球化是被动的。中国光伏加工企业为了逃避高额关税,先是委托台湾等地企业生产,后来干脆把企业开设到产品出口国去。他们说:“为了有效应对美国‘双反’带来的影响,我们不得不选择在欧美投资建厂,携带资金、人员、技术‘外逃’,不然企业就得死掉。”

  后来,这种全球化变为主动。因为有了在境外设厂的经验,中国光伏加工企业便有了不断国际化的自信,以致不久前中国光伏产业协会会长高纪凡在2016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说:下一步的重点是制造布局走出去,不光是在中国境内制造,还要到全球去制造,一个真正具备国际竞争优势的产业最终必会是全球化的生产布局。

  于是,就有了如下的中国光伏加工全球化的结果:

  中国光伏加工企业越来越自信。因为“双反”带来的光伏价格承诺机制不合理,因为自信,2015年12月,天合率先宣布退出欧盟光伏价格承诺机制。今年以来,正信光伏等也宣布退出欧盟光伏价格价格承诺机制。

  中国光伏全球化产能大幅提高。有消息说: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制造商的电池和组件海外产能分别达到6.8GW和11GW,并预计将在2016年底分别上升至13GW和16GW。

  中国光伏产品竞争力不断提高。中国光伏产品的全球市场最高占有率,“双反”开始前是60%强,“双反”开始后一度是略低于60%,“双反”五年后是接近70%。对此,有境外专家分析说:天合经营的全球最大光伏工厂产能达到3200兆瓦。而欧洲领先的光伏企业太阳能世界公司最重要的电池板工厂的生产能力为650兆瓦。这意味着:在充分发挥产能的情况下,天合光能的固定成本可以被均摊到将近5倍数量的产品上。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厂商的生产成本平均比欧美供货商低22%。

  中国光伏加工企业境外并购数量不断增加。“双反”不但没有压垮中国光伏加工业,反而越压越强,甚至强到中国光伏加工企业反倒把境外企业并购了。仅2016年,就有天合收购190兆瓦电池片产能的荷兰公司、顺风国际收购多晶硅企业万年硅业及美国电池组件企业Suniva、通威集团投资8.5亿新台币入股台湾昱晶能源等境外并购事件发生。

  对于以上结果,境外的权威评论是:对于“双反”不论维持还是取消保护性关税——现在就已清楚的是,欧洲在争夺太阳能产业统治地位的斗争中失败了。

  中国光伏加工业依旧“外战内行”

  中国光伏加工业因国际市场需求而生、国际市场需求而长,所以在“双反”开始以前,从来都是“外战内行”的。

  2011年8月1日开始,因为“双反”,因为对已经到来的能源革命的认知,国家给予了光伏产业最大力度的支持,特别是在国内光伏发电补贴方面。带来的结果就是2011年前十年我国累计光伏发电装机量为0.5GW,而后五年就已经达到63GW,成为世界第一,并且这一态势还将继续。于是,五年前面对国际市场可能减少、国内市场一定增加的局面,老红曾经最怕就是:中国光伏加工业从“外战内行”变成“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五年前,这种危险是现实存在的。记得那时光伏加工企业为了化解人们对其销售利润减少的担心,一般都会说:虽然减少了对境外的销售却增加了对国内的销售。天合就曾称:收入和出货量的同比增长主要是由中国的增长推动,这大大抵消了对美国、欧洲、日本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出货量的下降。

  五年后,中国光伏加工业用今天全球化的结果证明了:不仅“内战内行”而且仍旧“外战内行”。例如针对老红的担心,杨怀进说建设海外电站始终是海润的重要方向,国内没有几家企业能像海润这样围绕电站建设在十几个国家设立分公司和持有那么多电站资产的。再例如瞿晓铧不久前明确表态:阿特斯主要专注在两个方面,一是光伏先进制造业;二是市场的国际化。

  因为希望中国光伏始终“外战内行”,老红与中国机电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的朋友开玩笑:知道贵会的存在是因为“双反”,现在“双反”式微,贵会会不会“失业”?其实一个更重要的工作摆在了眼前:让中国光伏全面走上国际化之路。为人类光伏事业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应当成为中国光伏的历史使命。

  对此,中国光伏产业已经具备了三个方面的条件:

  第一,中国光伏产业最具国际基因。它表现在:1)早期市场国际化。2004年开始的欧洲光伏市场需求培育了中国光伏加工业,那时的中国光伏产品99%出口;2)早期资本国际化。2005年-2007年间,全球出货量至今排名在前的中国光伏加工企业那时就完成了在国际资本市场的IPO;3)早期人才国际化。表现在:施正荣、杨怀进、瞿晓铧等中国光伏企业创始人来自留学人才,国际资本市场的要求带来财务人员的国际化,国际需求市场的要求带来销售人员的国际化。

中国太阳能光伏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太阳能光伏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太阳能光伏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太阳能光伏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太阳能光伏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网站查看。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加入我们 | 广告服务 | 企业文化 | 联系我们 |